新加坡民主党的生活成本政策倡议

环顾新加坡众多政党,在选举前,都不见任何政党提出政策倡议。抱着开放的心态,我研究一下新加坡民主党的主张。

过去五年以来,新加坡一直是全球生活指数最高昂的地方,就此,民主党在今年三月,提出十点蓝图去减低生活成本。尽管李显龙总理及其团队,在上届大选不断地安抚国民,但生活成本仍然上涨,让政府在过去三年从中获得近200亿的盈余。

减低生活成本十点蓝图中,大都不是新构想。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,其实早在2015年大选已经提出。有些国民会质疑为何这些政策并没有执行,有指,这归咎于新加坡民主党在国会内并没议席,以致难以推动改变,结果新加坡的生活成本持续上扬,难以逆转。

一如所料,主流媒体甚少跟进报导此议题。就如网上的其他话题,较关心的意见大致分两派:亲人民行动党的,及亲反对党的。本文仅聚焦分析反对蓝图倡议观点,并逐点回应。

例如,减低生活成本十点蓝图中一项是,削减内阁部长的薪资,节省下来的将用作为贫苦大众提供经济援助。有评论担心,削减部长的薪资后,会影响政府效率。

上述评论假定了,我国管治人才就只能靠钱一个要素去推动。显然,这并不是事实。实际上,很多有能之士更不屑于现时着重利用薪酬去吸引、激励的做法。反之,他们更认为现时制度,只能吸引到一些为利是图、却欠缺其他优秀领袖要素(如同情心)的人进入政府。

此外,亦如前公务员首长严崇涛所言,丰厚的薪酬抑制了内阁官员质疑现有政策中的漏洞,会因此而变得「唯党是从」,并享受荣华富贵。

明确来说,新加坡民主党所提出的减薪,最后合计,还是跟相近经济体领袖的薪金看齐,削减后的薪酬,仍然非常可观。

另一项新加坡民主党建议的是,豁免日常用品的销售税销售税,同时间,增加对奢侈品的课税。部分评论显然并不知悉世界各国亦奉行类似政策,而且在推行上亦不困难。

最低工资亦是另一个问题。有评论指,出由于最低工资只保障外地劳工,其实不然,仍然有很大部份的国民未能获得足以支付生活所需的薪资。

新加坡民主党亦提出,恢复对高价豪宅(价值2000万新币及以上)征收遗产税。 一些评论说,既然政府已就收入征税,对住宅征收遗产税将是双重征税。

可是,遗产税转移所得是,并不会计算作需课税收入。换句话说, 消除继承遗产税(不是工作)只会令少数已经非常富裕的人得益。

有些网上评论认为,组屋减价格会令国民投资贬值。然而,他们却并没谈及的是,基于现有的99年租约期限的前题下,组屋已经持续贬值。早于今年四月,新加坡民主党已在房屋政策中,解释主张政府可以归还一部份的收益,到那些已经支付了巨额置产费的国民公积金储蓄户口里,成为他们的退休资金。

总括而言,新加坡民主党所提出的10项计划获得不少赞许,,但国民讨论参与度必须提高。有说,相关的讨论需要更真正广泛、开放及公平平台,让国民表达意见。

新加坡民主党所提出的十项政策令人钦佩,我希望借此可以开展一个公民社会的讨论空间,让国民可以讨论他们所需要的改变,和为现有的社会问题寻求解决方法。
 

Robin Low刘文平(Robin Low)是一位参与培训、研究和社区服务咨询公司的国际企业家,。作为Relief 2.0(relief20.com)的联合创始人,刘文平跟联合国的各个组织合作,与叙利亚难民、罗辛亚族人及其他社区配合,使他们能够通过如ImpactMigrant等平台解决问题。刘文平最近入了新加坡民主党(SDP)。

Perspective Monday, 13 May 2019 johnltan Print

LEAVE A COMMENT